《黑袍纠察队》最大反派祖国人的俄狄浦斯情结

《黑袍纠察队》是亚马逊根据系列漫画改编的剧集,故事背景设定在超级英雄存在的世界里。与其他超级英雄作品不同的是,虽然超级英雄表面上看起来是行善的救世主,但实际上,他们是自恋、自私的,他们所有的救助行为都是为了公司股票、衍生品的销售、以及公关形象所做的表面文章。这些超级英雄由邪恶的Homelander(祖国人)领导,他是一个被称为The Seven的组织的头目。

作为沃特精英超级英雄组合七人组的领导人,祖国人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如果超人和美国队长是邪恶的,那他就是超人和美国队长的结合体。祖国人唯一的优先事项是保持他作为一个受人喜爱的公众人物的地位。他不关心拯救生命,没有善恶的概念,他的雇主几乎给了他完全自由的统治权,他们乐于掩盖祖国人制造的任何丑闻。

观众不需要弗洛伊德的洞察力就能看出,祖国人的心理问题源于一个深陷困境的童年。由于他是在实验室里创造出来的,这决定了他成年后的性格和价值观。沃格尔鲍姆博士决定,为了实现手工打造完美超级英雄的目标,他需要切断祖国人和沃特科学团队之间发展起来的个人友好关系。从那一刻起,祖国人就受到了忽略和蔑视,纯粹是把他当小白鼠来对待。在看到祖国人变成了可怕的人类后,沃格尔鲍姆博士感叹道,在没有爱的情况下抚养这位超级英雄-特别是他母亲的爱-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把祖国人变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恶棍。这成功地让这位超级英雄对他人的遭遇漠不关心,但同时也让祖国人拼命地获取公众的认可,因为他从小就缺乏足够的关注。

在没有爱和感情的情况下长大,几乎没有社交活动,正因为如此,祖国人渴望家庭生活,祖国人将对父母关爱的强烈渴望转移到了他的上司,斯蒂尔威(Stillwell)身上。祖国人将斯蒂尔威视为照顾他的母亲形象,他与斯蒂尔威的关系代表了他的致命弱点——他对雇主的恋母情结,这发展成了一段不健康的关系,祖国人嫉妒她的孩子,并对她痴迷不已。祖国人对母性的渴望在第一季的一个令人难忘的场景中得到了最强烈的体现,斯蒂尔威让祖国人把他的头放在她的腿上,她模仿给他喂奶,让他在她抱着他的时候吮吸她的手指,并安抚地向他保证“你是我的好孩子。”虽然她似乎是祖国人关心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但在她对祖国人隐瞒了他有亲生儿子这一真相,更重要的是,她向他透露,她对他的母性行为只是一场表演,他以自己扭曲的方式杀死了斯蒂尔威。他痴迷于看她吸母乳,他嫉妒她和她幼小的儿子的关系,这些都是一个沮丧、孤独的男人的行为。

而在《黑袍纠察队》第二季中,斯蒂尔威的死使祖国人悬而未决的心理和性问题挥之不去,在斯蒂尔威死后,祖国人喝了一瓶她的母乳,在第四集,他甚至让分身人变成斯蒂尔威。在这一集中,随着祖国人失去了对自己生活和公众形象的控制,他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他要求分身人变成斯蒂尔威,似乎需要像往常一样发泄情绪,然而,斯蒂尔威不再能够满足他的要求。祖国人谈到除了他自己,他不能依靠任何人。这促使分身人变成了“祖国人”,鼓励真正的祖国人与他自己的形象进行性行为。祖国人拒绝了这一点,扭断了分身人的脖子。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杀死“他自己”的动机是祖国人认为他只需要他自己,而不需要任何人。这一幕也是经典的俄狄浦斯情节再现。祖国人不仅在挣扎着成为一名新父亲并牢牢控制着七人组之后扼杀了自己的倒影,而且这场爆发就发生在他未能与“代表他从未拥有的母亲的斯蒂尔威”发生性关系之后。

弗洛伊德将许多神经症和精神病追溯到儿童发育过程中俄狄浦斯情结的不健康发展。虽然他的理论的真实性多年来一直受到批评和提炼,但它们被证明是流行文化中颇受欢迎的探索主题。事实证明,《黑袍纠察队》毫不避讳地探索这一主题,就像俄狄浦斯一样,悲剧的命运很可能等待着他。

在祖国人的生活中,缺乏父母的形象也引发了其他一些不寻常的行为。性关系与妈妈的问题密不可分,他努力养育自己的儿子瑞安,因为他年轻时没有经历过做父亲的样子。正是瑞安展现了祖国人最柔和的一面。尽管祖国人犯下了大量野蛮罪行,但他真心想照顾和抚养他的儿子。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祖国人作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物感到强烈的孤独。但是在第二季的最后,亲生儿子瑞安选择了背弃亲生父亲,这有可能预示着第三季祖国人的精神崩溃,抑或是悲剧命运,因为他的儿子有着不输于祖国人的超能力。

对于第三季,还要一点值得关注的是,《黑袍纠察队》对于恋母情结的延续。因为剧情到目前为止尚没有说明祖国人的身世。而第二季中的新角色,超级英雄公司的创始人,沃特的妻子风暴女登场,暴风女前身是许多年前的超级英雄,名叫自由女。这表明她实际上可能是永恒不老的,或者至少比大多数人的衰老要慢得多。风暴女的年龄更大也是有道理的–也许可以追溯到二战时期的纳粹实验,就像漫画版的角色一样。在漫画中,祖国人是由风暴克隆出来的,考虑到这将为祖国人的恋母情结提供一个很好的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