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芬挑战绿军状元魔咒 转型致敬罗德曼

格里芬来到了凯尔特人,他选择了穿91号球衣,他说要向罗德曼致敬,他也明白自己在凯尔特人的定位。曾经以暴扣和得分闻名的他,在绿军需要做好防守和冲抢篮板,就像曾经身穿91号球衣的罗德曼那样。格里芬期待在波士顿迎来新生,同时他要挑战绿军的状元魔咒。

查克谢尔(1950)、西格林(1956)、比尔沃顿(1974)、佩维斯埃利森(1989)、沙克奥尼尔(1992)、迈克尔奥洛沃坎迪(1998)、凯瑞欧文(2011)、布雷克格里芬(2009)——8个或如雷贯耳或不为熟知的名字,但不难猜出其后面附注的数字,就是他们当选NBA状元秀的年份。而这8人共同的特点,便是都曾经穿上了凯尔特人球衣。

有意思的是,他们中唯一被绿衫军选中的,是最为年长的谢尔,但仅仅过了一天,他就被凯尔特人送去活塞,换来了日后成为凯尔特人功勋的比尔沙曼。谢尔后来在NBA征战了9个赛季,却从未回到波士顿。自那以后,凯尔特人再没有选过状元秀:

西格林,1965-66赛季在凯尔特人效力,这也是其NBA生涯最后一季,总共只打了10场常规赛,场均只得3.2分1.1篮板,季后赛并未出场。不过绿衫军夺冠阵容里,有他这一号人物,也算功德圆满。

比尔沃顿,1985-88年在凯尔特人度过了职业生涯最后三季,但因伤只打了前两季,1985-86赛季作为最佳第六人帮助绿衫军夺冠,那支凯尔特人队也被认为是NBA史上最强球队之一。

佩维斯埃利森,1994-2000年在凯尔特人打了6个赛季,但即便在绿衫军史上最低迷的那段岁月,年富力强的埃利森大多数时间也只能打替补,场均得到4.7分5.0篮板1.0盖帽;埃利森唯一征战季后赛的经历,便是在1994-95赛季,不过首轮1比3被魔术淘汰。

迈克尔奥洛沃坎迪,2006-07年在凯尔特人度过了职业生涯最后一个半赛季,刚过而立之年的他,已经沦为队内可有可无的角色。

沙克奥尼尔,职业生涯最后一季(2010-11)在凯尔特人度过。当时已经38岁的他,常规赛还算是球队的半主力,但季后赛被弃用,仅出场2次,合计12分钟。

凯瑞欧文,2017-19年在凯尔特人打了两个赛季,也是迄今唯一在此期间入选全明星的状元秀。不过,能力得到公认的他,反而成了球队的不稳定因素:2018年季后赛,绿衫军在欧文伤停情况下杀进东部决赛,最终3比4惜败于勒布朗领军的骑士;2019年季后赛,欧文坐镇后场,球队反而在东部半决赛1比4速败于雄鹿。

今年10月3日,格里芬和凯尔特人签下一年底薪合同,成为队史首位穿上91号球衣的球员。“我是为了致敬伟大的防守者和篮板手丹尼斯罗德曼。”格里芬解释道。这,也是大个子们在眼下凯尔特人需要完成的本职工作。

“我和布拉德史蒂文斯有过一次交谈,那是次很棒的对话。”格里芬回忆道,“我真的非常尊重史蒂文斯,当时我们就擦出了火花,凯尔特人是一支有着辉煌历史的球队。作为NBA球员,很多人都希望来这里打球。这支球队的核心球员、教练组和管理团队都非常优秀。”

不过被活塞裁掉后,格里芬最终选择和篮网签约,在他看来,篮网比凯尔特人更有可能实现自己的冠军梦。2021年季后赛首轮的结果也印证了格里芬的想法:篮网4比1轻松过关。但绿衫军的成长速度,远远超出了这位老将的预期,仅仅一年后,凯尔特人就在季后赛首轮横扫篮网,完美复仇。“虽然当时他们遭遇惨败,但此后却实现了飞跃,迅速成熟了起来。他们训练有素,而且非常认真地对待比赛。要成为一支真正优秀的球队,就需要向前迈出关键的几步,凯尔特人做到了。看上去,他们根本不在乎用怎样的方式打败你,他们就是想完成任务,打出比对手更优异的表现,打得比对手更拼命。当一支天赋过人的球队抱着这样的心态打球,你很难击败他们。”

虽然当时未签下格里芬,但凯尔特人迎回了另一位全明星老将霍福德,罗伯特威廉姆斯、格兰特威廉姆斯等年轻球员进步巨大,今夏又签下加里纳利、冯莱等大个子,内线储备已然足够。但谁曾想,加里纳利遭遇重伤可能赛季报销,罗威等人的健康状况也不乐观,于是他们再次想起了格里芬。格里芬对此也心知肚明:“球队签下我主要是因为伤病,正常情况下霍福德、罗伯特威廉姆斯们会占据绝大多数出场时间,我不会要求得到一个具体角色。希望我能够帮助球队在场上持续输出,在主力休息时积极顶上,填补那段空白期,帮助球队争夺总冠军。”

说到这里,格里芬还开起了玩笑:“我是冲着霍福德来的,如果他需要休息我就上场,毕竟他已经在联盟征战40年了。”

不在乎薪水,不在乎主力位置,甚至不在乎出场时间,无论是一年半前选择篮网,还是如今加盟凯尔特人,总冠军是格里芬唯一追求的目标。从这个角度看,作为NBA历史上夺冠次数最多、上赛季又杀入总决赛的球队,凯尔特人是他最合适的下家之一。“从上到下这支球队都是非常特别的,因为身处此地,人就会对总冠军报有期待。有些球队会回避这个,但这里的人不是,他们是争夺冠军的一部分。我几乎和队里每个人都交流过,这里的篮球氛围非常好,和我此前待过的球队都不一样,球员展现出的成熟度也不一样,训练时表现得特别专注,让我很受鼓舞,也受益匪浅。你可别把这个看成是理所当然的事,在NBA这并不是处处可见的。作为在联盟打拼多年的老兵,你很容易就融入这个状态,而且感觉非常舒服。”

尽管加盟球队刚刚两个星期,格里芬已经对凯尔特人有了深深的归属感。帮助绿衫军夺得队史第18个总冠军,也是个人第一个总冠军,成了这位老将的追求目标。

“加盟凯尔特人是个好机会,是个打有意义篮球的机会,这对我非常重要。我想打季后赛,想成为优秀团队的一员,凯尔特人完美符合我的要求:他们上赛季成绩优异,又保留了年轻核心,新赛季我们绝对有夺冠机会。”格里芬说,“争冠受很多因素影响,通常而言最健康的球队就是最成功的的球队。显然,我们也需要保持健康;所以对我而言,可以扮演任何需要的角色,而不是自视甚高。我还要做一个能够在更衣室里帮到其他队友的人,需要我说话的时候,我会表达自己的看法。这支球队够成熟也够优秀,但有新鲜血液是好事。现阶段,我需要他们帮我融入集体,了解每个位置的打法,无论进攻还是防守,整个流程我都要熟悉。”

有意思的是,自从1986年之后,整整36年时间里,无论是历史50大巨星奥尼尔,还是正值状态巅峰的欧文,几位代表凯尔特人出战的状元秀,都欠缺那么一点点运气,未能拿到一个总冠军:

2007年休赛期,绿衫军大费周章组建三巨头时,尽管人手短缺,最终也没有留用奥洛沃坎迪这个水货状元;

2010年,奥尼尔加盟此前三个赛季两进总决赛一夺总冠军的凯尔特人,但人们很快发现,他无法成为重伤休战的中锋帕金斯的替身;

2017年,欧文反出克利夫兰来到波士顿,仅仅过了两年,凯尔特人便与其分道扬镳……

格里芬当然不是奥洛沃坎迪般的水货状元,但他的状态未必比十多年前的奥尼尔更好。但是,他的心态显然好过当年放不下身段的鲨鱼。“我知道自己现在的能力,以及自己所处的职业生涯阶段。我要通过不停的训练,让自己一天天变得更好。为队友掩护、抢篮板球、传球,这些并不是我最擅长的工作,但也是不需要太多状态的工作。”

2009届新秀里,格里芬是如今唯一还在NBA打球的内线球员,他和探花秀哈登、5号秀卢比奥、9号秀德罗赞,仍在为个人首个NBA总冠军而奋斗。此次加盟“总亚军”,会让格里芬快人一步打破冠军荒,成为自比尔沃顿后第二个在波士顿登顶的状元秀吗?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