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布朗·詹姆斯往事——第一桶金

勒布朗·詹姆斯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母亲格洛丽亚在16岁时生下他并独自抚养长大。很长一段时间,他与母亲的住所是俄亥俄州阿克伦市的政府补贴公寓,即使每个月的房租仅17美元,也依然会成为这个单亲家庭每个月一笔很大的负担。詹姆斯与母亲居住的公租房位于山谷,那里被阿克伦人称为“谷底”。詹姆斯说,住在那里时,他甚至会害怕爬上山顶,因为住在山顶的人往往会躲开来自公租房区的人,因为那里是暴力的温床。小时候,詹姆斯听到过枪声,也看到过被捅伤的人。公租房区上面是一座又长又高的桥,在桥面粗糙地上玩耍的孩子,有时候能看到从大桥上跳下来的人的尸体。

他经常说自己本该成为当地犯罪事件的“统计数据”之一,他不该成为日后的自己,他没理由走出那个地方。“谷底”满是涉入犯罪事件的人。

即使这样的生存环境,依然没能阻止詹姆斯在高中时期成长为美国篮球最受瞩目的高中生,所有人都知道詹姆斯在高中毕业之后会直接进入NBA,并且是优先被选中的几个人之一!因此,几大体育巨头早早就开始布局,希望能将这位天才少年招入麾下。原因很简单,体育品牌越早找到潜在的明星,就能提前与对方建立良好的关系,从而打败竞争对手,并且用更低的价格签下潜力明星。但是因为受到高中体育业余规则的限制,在詹姆斯离开学校之前不允许签下商业代言,体育品牌只能选择等待。不过,一场关于詹姆斯的代言争夺战在私底下早已经拉开了战幕。

最早开始布局的是阿迪达斯。2001年的春天,有人给时任阿迪达斯的高管瓦卡罗寄了几盘詹姆斯的比赛录像带,詹姆斯远超同龄人的卓越表现迅速引起了瓦卡罗的注意,他多次到现场观看詹姆斯的比赛。高一赛季结束后,阿迪达斯和詹姆斯的高中球队达成协议,为球队提供球鞋和队服赞助。这项赞助的总支出为15000美元,瓦卡罗日后表示,那是他做过的最成功的交易之一。此后,瓦卡罗与詹姆斯及其最亲近的人保持着持续的联系。詹姆斯对此给予的回应则是让阿迪达斯深度参与了自己高中时期的比赛。到高四的时候,詹姆斯几乎每场比赛都会换上一双新的阿迪达斯球鞋。

在詹姆斯宣布进军职业体育之后,瓦卡罗说服了德国总部的老板,阿迪达斯会为了得到詹姆斯开出最丰厚的报价。瓦卡罗曾向詹姆斯暗示,阿迪达斯愿意开出保障金额为10年1亿美元的合同。这是一个神奇且让人震惊的数字,即使很多年之后,这个合同的金额之高仍然令人难以想象。种种迹象表明,詹姆斯已经实质上“成为了阿迪达斯的人”。

在瓦卡罗过往的履历中,最显赫的莫过于为耐克签下乔丹和为阿迪达斯签下科比。这次,如果能顺利签下詹姆斯这位天选之子,会让他本来已经非常优秀的资历变得更加惊人。

阿迪达斯为了詹姆斯的招募宣讲会准备了几个月,并且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宣讲会的地址选在了位于洛杉矶马里布海滩边上的一栋豪宅,这里可以俯瞰太平洋海景。宣讲会的前一天,阿迪达斯派出的专机从阿克伦将詹姆斯 及其亲友接到了洛杉矶。并且在当晚为詹姆斯一行人 安排了湖人季后赛对阵马刺的场边坐席。

在第二天进行的宣讲会上,阿迪达斯进行了华丽的陈述,他们拿出了球鞋的模型,讲述了自己的营销理念。似乎一切都在朝着瓦卡罗期待的方向进展着。可是阿迪达斯在这次会面中提出的底线亿美元的合同没有了,阿迪达斯德国总部发来的最终文件表明,公司退缩了,给出的保障金额大幅减少,不到6000万美元。这份报价让瓦卡罗多年的心血瞬间变得毫无价值。整个宣讲会在完美铺垫之后出现了一种令人窒息的气氛。大家都知道,这份报价难入詹姆斯的法眼了。瓦卡罗非常沮丧,不仅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望签下詹姆斯,并且来自阿迪达斯总部的决定让他异常丢脸。瓦卡罗以个人名义向詹姆斯及其母亲道歉,2个月后他向阿迪达斯递交了辞呈。

即使放在其他已经在NBA出人头地的明星球员身上,阿迪达斯提供给詹姆斯的报价依然足够丰厚。他们失去詹姆斯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前后言行不一,更重要的是,在参加阿迪达斯的宣讲会之前,詹姆斯已经收到了一份来自锐步的价值超过1亿美金的合同。在同阿迪达斯的谈判结束后,詹姆斯及其经纪人开始认真审视锐步的报价,即使锐步原本并不在詹姆斯的选择计划之内。

2003年5月,詹姆斯即将结束高中生涯。在马塞诸塞州坎顿市的一个会议室里,掌控锐步集团的大佬保罗-费尔曼拿出一张1000万美金的支票 递给了眼前 这个未满18岁的少年。这是一张可以立刻带回家 并且存入银行的支票,此外还有一份价值总额高达1亿美元的合同。如果接受这份合同,第二天詹姆斯就可以带着母亲一起考察当地最豪华的别墅,买下任何一台他看得上的名贵跑车。

相较于其他竞争者,锐步并没有在詹姆斯的争夺战中打下牢固的基础,或者为建立与球员的联系而大量投资。锐步希望用一份极有诚意的报价以及这样一个预谋好的“震撼时刻”来让詹姆斯母子“就范”。这些出身贫寒的明日之星 很容易在巨额金钱面前顺利接受合约。

锐步的高管离开了房间,给詹姆斯和团队留出思考的时间。詹姆斯的经纪人古德温认为詹姆斯会接受锐步的协议。未来美好的人生就摆在眼前,这是一个不该被拒绝的邀请,是一个连竞争对手也能理解的选择。即使詹姆斯当时已经是全美知名人物,即使他知道未来自己有很大机会 挣到很多很多钱。但是 在这样的场景下,詹姆斯也很难不为所动。

在锐步的会议室内,詹姆斯经历了怎样的内心纠结或者与团队进行了何种讨论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当费尔曼再次回到会议室,并且听到詹姆斯拒绝的答案时,内心的蓸泥马瞬间万马奔腾,一口老痰卡在喉头,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费尔曼不敢相信,在他看来这毫无道理。他为詹姆斯献上了掌声,这不是失望的讽刺,而是内心深处 真心被这个年轻人 在金钱面前表现出来的理智所震撼。

“你得思考以后的事,我要签的是一生的协议,你不能只看一张支票,得思考全部的人生。”几年之后,詹姆斯对这个选择做出的这样的回应”

詹姆斯不太喜欢锐步的鞋。在詹姆斯未来的计划中,他渴望穿上耐克的装备,他梦想参演耐克的广告。面对詹姆斯这样的超级潜力股,耐克自然也没有闲着,相较于阿迪达斯常规的招募手段,耐克则另辟蹊径。

耐克负责招募詹姆斯的高管是梅里特,从2001年开始,梅里特就经常出现在阿克伦并且现场观看他的比赛。梅里特会在赛后留下来了解詹姆斯的朋友和家人。詹姆斯有一个7岁就相识的好友卡特,两人共同成长并且一起打球。詹姆斯高一时,卡特是高中校队的队长,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领袖。梅里特很快发现 卡特将会在詹姆斯未来的职业生涯中 扮演重要的角色。接下来,梅里特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为卡特在耐克总部提供一份实习工作。一般来说,耐克会从哈佛商学院或者斯坦福大学这样的学校招聘实习生,而不是阿克伦大学。为了与詹姆斯建立联系,梅里特认为这样的做法无可厚非。

耐克还有一个强有力的盟友:迈克尔乔丹。詹姆斯16岁时,就在耐克的安排下见到了乔丹。乔丹当然是詹姆斯的偶像,耐克的安排让初见乔丹的詹姆斯激动不已甚至不知所措。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只要乔丹随队前往克利夫兰打比赛,乔丹都会与詹姆斯联系。詹姆斯高四那年,乔丹邀请他参加了自己在华盛顿举办的年度高中生篮球全明星赛,两人在这次活动上得到了更多的相处机会。谁也不敢保证,詹姆斯对耐克的期待与乔丹的影响无关。

进入到实质性谈判阶段,耐克是最后一个出场的人,因为这有利于更好地掌握谈判全局。但是这个策略让耐克陷入了与锐步的竞价大战。这不是耐克的风格,耐克拥有更好的产品、品牌和市场营销策略,这使得耐克通常能以更低的价格来签下运动员。耐克为詹姆斯提供的报价是一份接近7000万美元的保障性合同。显然,手握锐步1亿美金报价的詹姆斯对这个数字并不满意。

与此同时,竞争对手锐步也嗅到了挽回詹姆斯的机会,在经纪人古德温的运作之下,锐步提供给詹姆斯的最终报价达到了令人咋舌的1.15亿美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锐步在这场竞争中成为了詹姆斯的经济团队用来抬价的工具,虽然接受锐步的合同也是古德温乐于见到的结果。但是,詹姆斯想成为耐克的一份子,他想像乔丹一样与耐克做生意!于是古德温向耐克透露了詹姆斯愿意和耐克签约的意思,只要能提高报价并在一些问题上达成一致,耐克就能得到詹姆斯。

耐克与乔丹的合作所取得的巨大成功,让耐克高层对詹姆斯也充满了期待。了解情况之后,正在纽约参加朋友葬礼的耐克老大-奈特,立刻拿起电话开始工作,批准提高报价。最终,耐克为詹姆斯开出了7年7700万美元的保障合同及1000万美元的签约奖金。随后,詹姆斯签下了人生中第一份最重要的合同。

虽然比初期的报价高出不少,但是耐克上下很快就陷入了得到詹姆斯的狂喜之中,预算超标这个事立刻被抛到脑后并且再也没有人提起。

接下来的几年,詹姆斯和耐克合作的很愉快。他们举办过几场及其重要的宣传活动,包括在克利夫兰的速贷球馆外立起了 成为詹姆斯职业生涯标志的 两块巨型广告牌。詹姆斯尤其喜欢第一块广告牌,这块写有我们都是见证者的广告牌上 有他的黑白照片,还露出了他腿上的“见证者”纹身。

多年之后回看这笔签约,在获得耐克的特许授权之后,詹姆斯在这份合同上的收益实际上远高于最初的数字,他的总收入超过了1亿美元。2010年,在詹姆斯与耐克的第一份合约到期时,双方达成了8年1亿美金的续约合同。2016年,詹姆斯与耐克签订了终身合同,每年的收入将超过3000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