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垄断了美国石油出口的标准石油公司是如何被拆解的?

对于美国企业来说,最担心触碰到的红线是什么?那毫无疑问绝对是反托拉斯法。在三十多年前,英特尔几乎独占了芯片市场的时候,英特尔的高层反而担心要触发反托拉斯法的调查,最终决定将相关专利授权给了AMD,养活了一个对手才逃过一劫。

而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也几乎没有任何一家美国互联网公司可以算得上“垄断”,就算真的快垄断市场了,还得学着英特尔扶持个同领域对手才行。

为什么美国企业那么担心反垄断法的调查呢?因为美国的反垄断法要么不出手,但只要发起调查了,基本上距离企业被拆分的命运就不远了,没有任何一个美国企业敢试探反垄断法的红线。

美国政府是如何拥有拆分托拉斯巨头的权力的?接下来我们来聊聊美国政府和托拉斯企业间的斗争。

十九世纪的世界属于欧洲,但当进入二十世纪后,这就是属于美国的世纪。在经过南北战争、西进运动后,美国进入了资本的快速发展时期,而后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中,美国成为赶超了整个欧洲,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

按照工业产值算可能会更直观一些,1820年美国的工业产值仅仅占据世界的7%,但到了1894年美国就占据了世界上31%的工业产值,赶超英国、法国占据世界第一的宝座。

工业和资本的发展,让美国快速的富裕了起来。但吃到了美国经济发展红利最大蛋糕的,不是普通的美国工人或广大的中产阶级,而是占据美国顶层的一小撮人。

美国高速发展的经济红利,并没有惠及到普通的老百姓,但反倒是高涨的物价倒是普及到了社会每个阶层。

以世界上第一个,乃至人类史上第一个垄断集团——标准石油公司为例。1882年,标准石油掌控了全美国超过80%的石油开发到运输,当时的标准石油集团的掌门人可以骄傲的说一句,美国卖出的八盏油灯中有七盏是来自标准石油。

而基本垄断了石油整个上下产业链的标准石油公司仍然不满足,他以挤压、兼并的形式不断往制造业、金融业发展势力,这就是世界上第一个托拉斯巨头的实力。

托拉斯企业在早期确实极大促进了行业的发展进步,但当他走到了垄断的时候,这就会极大的阻碍美国的发展。当托拉斯企业不仅成了国家发展的挡路石,还激起了美国民众的不满时,这个时候的托拉斯企业就将离被拆解的命运不远了。

美国在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后,终于迎来了资本主义的第一个危机。当时的美国将自由市场经济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分散且多面的自由竞争市场,由于市场规模小、准入门槛低以及垄断难度大等多种因素,它完全接受市场的自由调节,由于产品多样化消费者有着足够的选择余地,如现在美国的社交软件市场就是如此。

第二种则是最危险的市场经济,由于某个企业独家垄断了市场销售,消费者几乎没有其它可以选择的余地,而垄断企业往往也能不思进取也可获取大量的利润。当时的美国就面临着这种最危险的垄断型市场经济,石油有着标准石油、汽车有着福特以及金融行业有着摩根联盟,这几乎堵死了整个美国上层的准入通道。

随着底层以及中产阶级越发不满以及垄断大亨们逐渐露出贪婪的獠牙,美国政府终于出台了世界上第一部反垄断法案。1890年,美国国会批准通过了《谢费尔曼反托拉斯法案》,其中内容包含了禁止以垄断协议或独占市场的行为,并且任何独家交易、价格歧视等非合法市场竞争也都将不被允许。

但是十九世纪末的美国,垄断企业仍然占据强势地位,而即使是总统也不愿意轻易去触碰托拉斯巨头的霉头,所以这部看似美好的《谢费尔曼反托拉斯法案》出炉了许久,也一直处于搁置状态,毫无用武之地。

想要拆分托拉斯巨头,当时的美国政府是指望不上了,他们没和托拉斯企业牵扯到一块美国民众就要祈祷了。而想要打败巨头,唯有依靠美国民众自己了。

二十世纪初,美国开始了浩荡的进步主义运动,这场代表先进思想的社会运动中其中就包含了反对托拉斯企业的垄断,而恰好当时的托拉斯企业中的老大标准石油就成了这场进步主义运动的首个靶子。

最早对标准石油发起舆论攻击的是《麦克卢尔》报纸的一名女记者,这位叫做艾达塔贝尔的记者父亲将一生的精力都放在了油田上,而艾达的童年也几乎是在油田中成长的,但随着标准石油的挤压,艾达父亲的石油企业遭到了强行兼并,其一生心血都被标准石油给强行夺走了。

这名女记者在报纸上用了八百页的调查报告指控标准石油的非法垄断行为,而经过女记者的控诉,大量的美国民众开始为声讨标准石油的垄断行为。

如果说普通的美国民众反对的声音,托拉斯巨头还能安然无视的话,当西奥多罗斯福总统上台后,这些习惯了躺着赚钱的托拉斯巨头才开始感到紧张。

西奥多罗斯福是个彻底的反垄断主义者,他在总统选举的时候就给过选民承诺,在他上台后将会拆分这些长期处于垄断地位的托拉斯企业。

西奥多罗斯福确实为选民负责了,1906年在罗斯福政府的支持下,路易斯联邦巡回法院发起了对标准石油公司的托拉斯指控,法院认为标准石油已经严重超过了托拉斯巨头的标准。最终在1909年,这个垄断了美国超过九成石油产业链的托拉斯企业,终于在法院的判决正式被解散,而在经过多方商议后最终垄断石业多年的标准石油被拆分为三十四个独立的石油公司。

而美国联邦政府也趁热打铁,于1914年再次出台了《联邦贸易委员会法》以及《克莱顿反托拉斯法》,这两部新出炉的法案则是《谢费尔曼反托拉斯法案》的补充,它再次补充了触发垄断企业的最低标准,为那些抱有侥幸心理的托拉斯企业的彻底死心。

而有了垄断了整个石油产业链的巨型托拉斯被拆分的先例,许多美国企业也开始纷纷自查,如果触及到了反托拉斯法的底线,则会想办法以拆分公司等形式向美国政府低头。即使是垄断了大半个美国金融业的摩根联盟也不能幸免,最终摩根家族也选择向反托拉斯法妥协,选择了将摩根财团拆分为摩根士丹利以及摩根公司。

总得来说,美国政府成功扼住了托拉斯企业的咽喉,再也没有托拉斯企业敢在美国政府头上作妖。而为了进一步堵死托拉斯企业的路,美国政府又相继出台了《米勒——泰丁法案》、《惠勒——李法案》以及《塞勒——凯孚尔法案》,托拉斯企业在美国再也没有生存的土壤。

美国最近启动的一次反托拉斯法案应该是对AT&T通讯公司,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AT&T几乎垄断了整个美国的通讯领域市场,其甚至霸道的对竞品公司强行颁布标准,如果其它公司不执行AT&T的标准,它们的设备则无法连接到公共网络。

最终这种非法抢占市场的行为触怒了美国政府,AT&T通讯公司触发了反垄断调查,最终到了1982年这个垄断了接近整个美国通讯市场的巨头,也难逃被拆解的命运。

但需要注意的是,美国政府对于反托拉斯法的定义同样有着一套“双标”的定义。

当像AT&T通讯公司以及标准石油这类以非法的形式垄断了整个市场,几乎没有给民众半点选择,并且妨碍社会发展的托拉斯公司,对付它们的从来都是反托拉斯的铁拳。但像波音公司这种能和欧洲的空客公司形成良性竞争,能推进相关产业进步的公司甚至会加以鼓励。

像波音和麦道的并购案,如果按照美国反托拉斯法的标准,不仅应该阻止还应该拆解波音公司才对。但你意想不到的是,美国政府为了推进相关产业的发展,提升和欧洲空客的竞争力,反而在其中促成了波音和麦道的并购案,奠定了波音公司的垄断基础。

从这个角度来看,就算是反托拉斯法美国也有着两套标准,如果能促进行业发展提升美国整体竞争力的,不仅不会阻止反而会暗中促成。但类似标准石油这种,想要躺着赚钱的托拉斯企业,则逃避不了反托拉斯法的制裁。但无论如何,在反托拉斯垄断的道路上,美国应该是世界上做的最好的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