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曼学习法凭什么号称终极学习法?

研究学习方法这么多年,除了模型树之外,还有没有其它你最推崇备至的学习方法?

研究学习方法这么多年,有没有一个上手简单,人人都能立马掌握,而且效果还好到爆炸的学习方法?

真的,毫不夸张。我从大二开始研究学习方法,到现在为止4年多了,我还没有见过比费曼学习法更简单的学习方法了。

更要命的是,这个学习方法它的效果还非常好,强大得不行,从性价比这个角度来说,我愿称之为最强学习法之一。

但费曼学习法不同,你甚至都不用学,你只需要稍微了解一下它的原理就会用,你只要有这个意识,并不断去运用它就可以了。

我第一次听说费曼学习法的时候,是在大二的时候,某个大V的直播分享,当时听完觉得牛炸了。

后来我自己重新写费曼学习法的时候发现,百度上、知乎上、公众号上几乎全是跟这个一样的步骤。

不能说这四个步骤有什么错误,但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我实践了很久,发现效果甚微,而且超级费时间。

以前我对这个东西深信不疑,直到后来有一天有个读者私信我说;“这个学习金字塔根本不专业,有可能是错的。”

于是我专门去搜索了这个学习金字塔,把我吓一跳,这个学习金字塔真的是没有经过核实的,很可能是被各自媒体误传的。

目前网上流传的学习金字塔并没有真正被核实出自美国缅因州的国家训练实验室的某项研究,因为没有人能证明看到过这份研究报告,网上也无法搜到相关研究论文,因此学习金字塔的研究很有可能是误传。

这个假说之所以如此令人信服并广为流传,是因为它在某种程度上符合人们的常识。许多人及教育机构不断推广和尝试,然而却始终没有完整而严谨的实证研究推出。

但这并不会影响到,学习金字塔对选择高效学习方法的重要指导作用。因为不同的学习者学习对知识的保持率是不一样的,所以平均学习保持率不会是一个定值,金字塔上的数字原本没有是正常的。

《礼记·学记》中有这样一段话「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

不论是写文章还是开课程,不论是你中学的时候跟同桌讲题还是你在群里给别人解答疑惑,只要这个过程里面存在「解释」,就有费曼学习法的效果。

盲点比较容易理解,比如网上很多人说,费曼学习法有四个步骤:①确定目标;②模拟教学;③重复回顾;④概念简化。如果你没听过,这就是盲点。

比如,我在把《费曼学习法》发到知乎之前,并不知道学习金字塔可能是错的,经读者提醒去百度上查阅了才知道,原来学习金字塔很可能是错的,这就是盲点。

我们在处理一件事情的时候,很可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维度,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就是“盲维”。——吴伯凡

比如,电影里面经常出现一个惊心动魄的场景,主角潜入坏蛋的家里执行任务,结果坏蛋突然回来了,但是推开门扫视一遍却根本没有发现主角,然后关上门放心的离去。

坏蛋扫视了一遍,但是他没想到人还可以贴在天花板上,这是一个他完全没有意识到的维度,这就是盲维。

再比如,很多人都听过费曼学习法,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想到,原来费曼学习法可以这样的解释:从教学相长逼问出解释,从解释逼问出直面盲区、查漏补缺。

你是不是总有这样一个现象「一个东西你以为自己懂了,但是当你在跟别人解释的时候,却总是解释不清楚」?

在训练营里,我们每节课会有一个对应的输出作业,很多树友在做作业的时候,都会在群里感慨「听了这么久的课,以为自己懂了什么是模型树,可是准备把模型树写成文章的时候却发现,根本就写不出来」。

写不出来就对了,因为你以为的懂了,其实并不是真的懂了,你还存在着大量的盲点和盲维,解决了这些盲点和盲维,你才算真正懂了。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只有当你跟别人解释的时候,才发现,哦,原来我不知道啊。

2010年,还在第九课堂担任BD(业务总监)的黄有璨找我,想让我开设一门新课“个人知识管理”。黄有璨之所以找我,是因为他了解我一直在这方面有研究。可是,那个时候我自己也是在学习的过程当中,很多认识并不是很深刻。通过这次课程完整地构建了整个知识管理的框架体系。本书中的方法和理论,很大一部分都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出来的。——《好好学习》

你可以看到,成甲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讲课,很有可能就没有他现在的知识体系,没有《好好学习》这本书。

我自己对这一点的感受也非常深刻,不瞒你们说,模型树的整个体系,也是在给你们讲课的时候搭建起来的,以前我只知道怎么操作,但是并不没有一个完善的体系。

树干、树枝、果实、叶子这些比喻句,都是在给你们讲课的时候,为了便于你们理解想出来的。

这就是费曼学习法的强大之处,它的核心是解释,通过向他人解释一个东西,来「直面盲区,查漏补缺」。

为什么大家都说费曼学习法是终极学习法?为什么费曼学习法可以大幅提高我们的学习效率?

烧死N多脑细胞,写废了不知多少笔头,终于印在了脑里,最后却不知道怎么用。

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说说终极学习法——费曼学习法,是如何完美解决这个情况的!

我们都习惯了接受现成的方法,但是这正是导致我们记住却不能运用的罪魁祸首——只在乎输入,却忽略的输出的强化作用。

今天分享的详细一点,从费曼技巧的由来开始说起,希望能让我们对费曼学习方法有个更全面的认识,从而能更深入的理解这个技巧。

如果,觉得麻烦,没耐心,可以直接翻到下面看怎么利用费曼技巧,但是“从0到1慢慢来”是我给您最好的建议,还是希望你能完整的从头看到尾,相信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东西。

美籍犹太裔物理学家,加州理工学院物理学教授,1965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

24岁费曼加入了曼哈顿计划(这个计划集中了当时西方最优秀的核科学家,而此时的费曼才仅仅24岁),参与的秘密研制

我们正常人的智商范围是90-110,而处于120-140被称作聪明人,你肯定想,那费曼这种拿了诺贝尔的牛逼大佬应该是处于140以上被称为天才的那类人吧。

其实,悄悄告诉你,费曼的智商只有120,也就是刚够上聪明人的边界而已,比我们普通人高一点点,但是远还没有到达天才的地步,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人,从小到达被人称作天才。

费曼自己解释,在上学时期,有同学遇到不会的问题就会拿来问他,而他就会花很长时间,挑战自己,最后一定要解出问题。

解出问题后,其他不会的同学再次问他这道问题的时候,通过不断讲解,对于这道题目理解越来越透彻,讲解越来省力,当有更多的同学问他的时候,他就能很快搞定。

从金字塔我们可以看出,主动学习的效率远高于被动学习,而明确目标就是让我们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从而让自己进入一个主动有针对性的学习状态。

像费曼,他愿意花时间去解决一个问题,能进入一个主动的状态,而这个主动的状态一方面能提升学习的积极性,另一方面能进入加强对目标内容的思考。

思考是学习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这就是主动学习相比于被动的优势所在,所以明确目标是让我们进入主动的状态。

因为在我们以教师的身份进行教学的时候,我们不仅要对我们所要传授的知识要熟悉,同时也要能将我们的知识表达出来,这就一种知识输出的行为。

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有着不同的个体思维,而我们进行教学,就要将同一知识巧妙的传授给这些不同的思维,所以我们要不断的从不同的角度去解析同一个知识点。

因为模拟教学中,我们需要将一个知识进行多角度的输出,而我们不可能在第一次就做到完美,更不可能一次就达到完美。

在教学中,面对不同的思维,我们会发现新的问题,出现前面的经验不足以对付新思维的情况,那么就无法完成新的输出。

所以我们会主动去思考,回顾整个知识,再进行深入的思考,不断完善我们对这个知识点的认知。再借此解决模拟教学的输出困难。

因为面对不同的思维,最好的方式就是我们能清楚认知一个知识点的核心,压缩到几个关键点,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对应不同的思维,再辅以技巧和方法进行对应输出。

在不断的对记忆的加工压缩之后,我们对一个知识的核心理解就会越来越精简,更加便于我们的知识储存和调用。

利用不断的重复回顾和不断的压缩输出,我们对一个知识就能掌握的越来越牢固,留存率越来高。

但是,显然,我们的学习生涯,大多都是自主学习,不可能时时刻刻都有需要的帮助的同学。

就比如今天你学习了解费曼技巧。你就在纸上写下例如:“费曼技巧是什么?”的问题。

很多人认为这个步骤很蠢,很没有意义。但是这才是费曼核心最关键最奥妙的部分。

只要你开口说,你就会发现,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你会不知道怎么说,该从哪里开始说。

你看这就是费曼技巧的迷人之处,能让你在输出中不断发现问题,再反过来强化输出。

比如,前面的问题是“费曼技巧是什么”,那就可以换个角度,“为什么费曼技巧是这个几个步骤”或者“费曼技巧该怎么运用”

当你发现有难以表达的地方,你就要写下自己新的问题,然后再针对这些新的问题再去输出。

就像我整篇回答,写了那么,其实核心输出点就是费曼技巧四步骤:(1)明确目标(2)模拟教学(3)重复回顾(4)概念压缩

这样当我们调用的时候,只需取出几个点,再铺开分析讲解,是不是就简单多了?

费曼学习法大致的含义:通过向别人清楚地讲解一件事,来确认自己真的弄懂了这件事。或者说,你只有能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给一个外行讲明白一个知识点,才说明你真正掌握了这个知识点。

这个学习方法是否是费曼提出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为什么这个学习方法有效?为什么费曼学习法堪称终极学习法?

因为费曼学习法不是针对某一个学习步骤的方法,而是先抽象学习这整件事,然后对学习这件事建模。经过正确的抽象和建模,得到的是理性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方法论。

很多人的学习之所以基本无效,是因为只做了“输入”这一个步骤,基本没有主动去理解、思考,更谈不上主动、系统地输出了。也就是说,只是“学习了”,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学会”,因为能做好输出才是证明学会了的唯一手段。正如李笑来老师在《七年就是一辈子》中所说:教是最好的学。

我们从小到大几乎都会听到老师们的教导:一定要理解,要在理解的基础上记忆、掌握知识。可问题是,怎样才算理解、掌握了?有没有判断标准?

在应试教育中,会做题了当然是一个衡量标准。如果扩大到所有人的学习,那么各种输出方式,只要做得好,都算掌握了。

有些输出主要是手段,是为了促进学习,促进输入和处理,比如做习题,做习题不是目的,而是为了促进对知识的理解、掌握。

也有时候,输出既是手段,又是目的。比如我现在写文章,是为了出名、发财,尽快过上”不劳而获“的生活😂。但写文章也能促进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也是学习的手段。

那些写文章、写书的人,他们自己才是最大的受益者,他们不只是赚到了钱,他们输出的过程其实也是完成学习的过程。

正如我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以为我已经把费曼学习法完全搞懂了,但写作过程中才发现,很多地方我自己也还没搞懂😂。因为文章是要公开发布的,所以我会拼命逼自己尽可能说的通俗易懂,这就倒逼我尽可能把这件事想明白。这就是费曼学习法:制造一个循环,把自己扔进这个循环里,让自己不得不拼命学习,不然就太丢人了😂,以此帮助自己克服惰性,消灭无效学习。

在混沌大学听过暴风产品经理黄晓杰老师关于第一性原理的一个演讲,其中提到了教科书的好处:

教科书虽然有各种缺点,比如内容死板、枯燥等;但教科书有一个大优点——学习过程很完整,教科书包括概念+公式+方法+案例+习题,教科书的这种结构、内容,让资质平平的人也能掌握那些知识。

我们读的非教科书,虽然有各种优点,比如语言生动,内容紧随前沿,但有一个大缺点——不够完整,只有概念+案例。你没有做练习,看完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该怎么做。

从输入、处理、输出的角度看,教科书有这个完整的过程,或者说我们在学校的学习有这个完整的过程,你需要做大量的习题,还需要通过考试,这就是输出,正是输出倒逼你必须输入、处理,所以大部分人在学校里都学会了一些东西。

也有些人离开学校后看起来依然很热爱学习,整体看书,可他的工作、生活依然没多大变化,因为这些书里只有概念和案例,一般都没有方法和习题,所以绝大多数人看这些书只是在输入,稍微有些理解和记忆,完全没有输出,也就基本没学会什么东西。

从小老师就教育我们说,学习知识,要在理解的基础上记忆,还要学会灵活应用。

可问题就是,从来没有老师给我们解释过什么才叫理解了?怎么才能做到理解?“灵活应用”里的灵活到底是个啥意思?怎么才能做到灵活应用呢?在很多年的时间里,我觉得自己很笨的一个依据就是自己不够灵活,做不到灵活的应用所学知识。

直到看到一个叫“李叫兽”的微信公众号,我才明白了啥叫灵活应用所学知识。李叫兽的厉害我先简述一下吓唬吓唬你😂:他是个90后,学市场营销的,据说他研究生期间就有公司想出年薪300万雇佣他,当然,他拒绝了。之后没几年,百度就请他做副总,这时他应该也就30岁。他牛逼在哪里呢?因为他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就写出了令很多市场营销界业界大佬都自叹不如的市场的文章。我觉得他就是那种把书读通、读透了的人,这有点像教员,教员从没上过军校,但一出手就是顶级军事家的水平,因为他把哲学都读透了,他只是把自己的一通百通的知识、智慧运用在具体的事情上而已。

借着别人吹了半天,让我们回到正题😂。你一定觉得李叫兽读书很多、很快吧?恰恰相反,李叫兽说他读书非常慢,有时一页书需要花一个下午的时间。因为他读到一个知识点时,不仅要读完书中的案例,还一定要逼迫自己想出至少5个其他的例子。他这是在干什么?他是在逼迫自己完成输出。为一个理论找例子,其实就是在运用这个理论。所谓灵活应用,就是一个知识点既可以用在这里,也可以用在哪里,总之最好是哪儿都能用得上。如果你能为一个知识点找到好几个例子,那说明你理解了这个知识点,并且找到了它可以应用的地方,这才叫学会了这个知识点。

精灵滑行 致力于为校园、产业园、科技园、游乐中心、生态旅游度假区等半封闭场所打造绿色智能交通体系,创造可持续性的绿色新生态微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