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意外邂逅一场恒河上的私人音乐Party

因为要等待夜色降临后的“恒河夜祭”,所以我安静地坐在石阶上,沉浸在眼前金色黄昏的恬静中。偶尔也和当地人打声招呼或是合个影。当然也会跟那些欧美鬼佬有一搭没一搭寒暄着。最享受的还是眼前那些五彩斑斓飘过的莎莉,如花似虹,绚丽夺目。

我忽然发现前方的石阶上有一群穿着考究的男女正围着一位慈眉善目的长者。而很多年轻的女士都会屈膝行吻脚礼。当然不会真正的吻脚,而是象征性的。

不一会,一艘大大的双层木船靠岸。就见服务生们一个个手脚麻利开始了工作。有的人在船帮上挂起鲜花的花环,有的人在船上铺开洁白的布单,然后再在主宾的位置铺上毯子摆上靠枕,再撒上花瓣。随后众人鱼贯而入。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很是好奇。我问起身边的印度人,他们都说或许是一场私人的生日Party。我也觉得蛮有道理。

好喜欢这艘装饰漂亮的大船,于是我起身下到岸边。这时船已经慢悠悠开始了起锚。大致船行了50、60米,或许看见我正在用单反相机在拍照,就见船上一位穿着绿上衣的帅哥冲着我喊,“你愿意参加我们的party吗?”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告诉他,“我愿意”。于是他派了一艘小木船把我接到了大船上。

以为我是日本人的那位帅哥得知我来自中国,多少让他有些意外。我真想告诉他中国人一样拥有浪漫的情怀。我们大中国也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

简单的寒暄过后,就见众人围拢中的长者开始了抚琴演奏。我后来得知那种印度乐器叫sitar。长者双腿盘坐,一头花白发看起来儒雅又神采奕奕。而此时船正迎着落日向恒河南部飘去。河水渐渐闪耀着粉色的波光,而远处河岸上的建筑则是一片金光闪闪。

利用长者的演奏间隙,我和船上的其他人聊了起来。这哪里是什么生日Party?那位演奏的长者叫Dadaji Maharaji。是印度民乐sitar大师级的人物。后来在船上我看到了facebook网页有关他的介绍。看来这场意外的邂逅,真是让我倍感荣幸。

随着夜色的降临,周遭也开始变得黑漆漆。不过大师的演奏也渐入佳境,越发变得缥缈如仙,几支美妙的曲子过后,众人掌声齐鸣。然后大家在一起唱着歌。我真的很佩服印度人似乎个个天生就有音乐细胞,也能歌善舞。感觉大家都很放松也很投入。

待到party的高潮处,大师邀请了他的学生用手鼓伴奏,和他一起合奏起曲子。哇,真的很好听。试想这样月光皎洁的夜晚,在风平浪静的恒河上,我们享受着如此美妙的音乐,仿佛在聆听天籁。

船在慢慢飘摇着。玩得开心的众人也开始了三三俩俩的交谈。就连那些一身华服的女眷们似乎也不那么矜持了。和她们简单聊了起来,有一位去过中国的澳门,而大多人依然对中国感到陌生和好奇。我这个外国人自然成了他们热衷合影的对象。此时岸边的恒河夜祭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眺望中的我还真有些隔岸观火的无奈。

船终于停靠了达萨瓦梅朵河坛的岸边。临下船之时,Dadaji Maharaji大师邀请我和他一起合影。顿时大家的手机闪光灯频频闪耀。我似乎还真成了“明星”。

礼貌地告别了大家之后,我登上了岸。此时恒河夜祭刚刚结束。就连祭师手中神器的火苗还没有熄灭。看来鱼和熊掌真是不可兼得。

遗憾的是明天晚上我将离开瓦拉纳西,继续前往我的印度之旅的第三站-刻久拉霍。也意味着“恒河夜祭”此次与我无缘。遗憾还是有的,但我不觉得后悔。旅程就是这样,有意外也有惊喜。这也正是旅途的魅力所在。或许看“恒河夜祭”还有下一次的机会,但这种融入民间的机会却是可遇不可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