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的诞生——罗伯特·麦基著作的《故事

故事,顾名思义就是过去的旧的事情。至少在新华字典上是这样认为的。今天,我们要说的美国著名剧作家罗伯特·麦基著作的献给中国的影视创作者的《故事》。

这是一本经典的创作的书籍,打破了我们原有的知识体系。所谓的天才型创作家往往会突破人们的认知偏见,写出一个个咬人的故事情节。故事,首先是有价值的。它能够把过去以及把身边新闻热点的话题连成一条线,把现实与事件连接到一起,把记忆中片段闪回的镜头拼成一个完整的画面。

故事能够以人类交流的任何方式来表达。戏剧、散文、电影、歌剧、哑剧、诗歌、舞蹈都是故事仪式的辉煌形式,每一种都有其娱人之长。所谓的故事天才有别于文学天才,故事的形式多种多样。这不一定是单一的诗歌戏剧等。

再者,故事是可以经过学习锻炼来创作出来。我就学会了!其实很多小说的套路都是一样,故事情节也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们可以把看过的书籍记录下来,日积月累,你也会变成传说中的大神。写作,在于持续的输出和持之以恒的坚持。

罗伯特·麦基在数中提到:电影是时间的艺术,而不是造型的艺术。而且时间艺术第一大训诫就是:汝必留最佳于最后。艺术起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生活是在时间中度过的。我们把握住了时间,也就是抓住了故事的重点。

过去在我们的认知中,能把我们自己经历过的东西一五一十的讲出来就可以了,但是观众压根不会在意一个平凡人的故事经历过了什么。所以,在这一点上面作家的经历压根就是别人口中的谈资。人物的欲望越强,创作的故事就越好看。因为人物欲望的价值尺度与他为达到欲望而愿意承担的风险成正比;价值越大,风险便越大。价值,取决于社会必需劳动时长。

如果你可以的话,那就OK了。作家之所以甘愿冒着牺牲时间、金钱和亲人的风险,是因为他的雄心具有一种决定生活的力量。而这股力量的源泉是对于生活的热爱。

欲望,是人的内在驱动力。政客们迷恋权力的力量,政治是我们给予任何社会中权力分配的名称,人类只要聚集在一起做事,就永远会有权力分配的不平衡。看过马丁老爷爷的书籍,都知道权力的游戏有时候是多么的戏剧性。写作,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观点或者展示作者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把自己认可的东西故事这个媒介表达自己独特的见解。

第一是移情:对主人公的认可,将我们拉入故事之中,设身处地地为我们自己的生活欲望喝彩。第二是可信:我们必须相信,或者如塞缪尔·泰勒·柯勒律治所指出,我们必须心甘情愿地暂停我们的不信任。

关于信任,这个确实是很难做到的。一旦观众相信故事中的人物和事情以及情感,很多事情都简单了很多。如果能陷入自己的作品中,让故事中的人物情感影响到自己的创作更好,之前就有写作书籍提到:爱上自己创作的小说人物,伴随着情节的推动,同角色一起喜怒哀乐,发生共情的作用。

关于剧作家的改编问题,作者在书中提到改编的第一条原则就是:小说越纯,戏剧越纯,电影就越差。这里就很好的解释一部很好的原著为什么改编电影以后就会毁原著了,原著和小说基本不是一回事了。再者就是看起来不怎么样的小说,改编成电影却是非常经典的作品。例如:科幻小说《流浪地球》改编的电影票房的非常高,小说《阿甘正传》也不怎么样,但是改编成为电影却是经典中的佳作。

很多人去看电影,跟我看到的完全不是一回事。看到的听到的完全就是两码事。电影首先是看的,然后才是听的。电影是看的, 戏剧是听的。电影美学百分之八十属于视觉,百分之二十属于听觉。大部分喜剧是非常富有戏剧性的,那些台词都是非常押韵的。有些还是一语双关的。像动作片就要观赏动作的美感了。但是我们这里所说的故事情节非常强的电影。

我们想要看,而不是去听。我们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我们的眼睛上,由于我们的能量都集中于眼睛,而其声音仅仅是半听。反之,戏剧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耳朵,对舞台只是半看。

著名的潜意识心理学家荣格相信,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在出生之时都会被赋予一个与生俱来的,关于什么是“英雄”、什么是“坏蛋”、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求索”,什么是“升华”的潜意识模型。而把这个原始模型引入文艺创作与文艺评论之后,我们可以更加理解不同文化种族阶级为何能够欣赏同一个原始模式故事。